所在位置:首页 > 清廉文苑 > 清廉故事

清廉故事

榕荫众生

2022-07-18    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: 叶明珠    浏览数:219

宋代《榕木赋》中写道:“南有巨木,其名曰榕”,《海物异名记》云:“其荫覆宽广,故谓之榕”,榕树荫护众生的特点让世人对其钟爱有加,并视为一种品德加以称赞。正如清代福州知府李拔《榕荫堂记》中所言:“在一邑则荫一邑,在一郡则荫一郡,在天下则荫天下”,他以榕树之德类比为官之道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

清代钮琇《补榕说》说:“唯榕善蓄,则仁足庇物……榕之德备矣,皆居官者所宜取则也”,榕树因其自身荫庇宽广的特性,被赋予仁德、包容的意蕴,古人认为榕树有仁者风范,能够包容、保护百姓,是为官者应当学习的。正因如此,古代府衙官廨周围也多植有榕树。

李拔以榕为范,广施德政,“视百姓如家人,视民事为己事”,任职福宁知府时,为解除水患之灾,他亲自踏勘福宁长溪考察河源,整治水源,发展农耕;他试验并推广种桑养蚕,解决了海滨之民生计微薄的问题;重建府学明伦堂,兴建福宁兴文楼,亲撰教材,并为诸生讲学,形成崇文重教社会氛围。

《榕木赋》序言:“闽广之间多榕木……枝叶扶疏,庇荫数亩,清阴人实赖之……”炎炎夏日,日火烧空,流金铄石,“舆者、骑者、担者、负者挥汗如雨,嘘气若烟,趋就其阴而少憩焉,虽祛炎避暑之宝,不为过也”。 

明末清初学者屈大均在《广东新语》中说:“榕,容也。常为大厦以容人,能庇风雨,又以材无所可用,为斤斧所容,故曰榕,自容亦能容乎人也。”“独木成林”的榕树既大度能容,又容易成活,生命力旺盛,适应性极强。

李拔以榕为范,适应政情民情,针对福宁山多田少,人多粮缺,传统作物收成不佳等问题,因地制宜试种玉米,取得成效后,写下《请种包谷议》予以推广。

不管是砂砾石头缝,还是断壁残垣间,榕树坚忍不屈地同环境斗争,机智巧妙地与环境共存,与岩壁抱团咬合,在墙缝内顽强生长。一旦种子附着上砂石土壤,都能生根发芽,久而久之垂荫连亩。

榕树长大成林需要一定年限,种植榕树是“潜功”而非“显功”。宋代张伯玉调任福州知州时已62岁,知州也当不了几年,迟暮之年的张伯玉却毅然决然发动全城“编户植榕”,他亲自带着百姓植榕,数年后,福州“绿荫满城,暑不张盖”。

宋代薛季宣的《大榕赋》中记载:“不以直节为高,不以孤生为异。凌寒而不改其操,连理而不称其瑞。”榕树自立自强,耐瘠薄、冒寒暑、顶风雨,从容不屈,自觉拒腐防蚀,不随波逐流,不改操守。

“人有千岁之智,而无百岁之身”。乾隆四十年,李拔积劳成疾,卒于任上。李拔政绩泽被后世,官德为人敬仰,“垂一方之美荫,来万里之清风”,正如其种下的榕树,两百多年过去了,依旧满城绿荫。

 


版权所有:杭州市萧山区法纪教育中心【浙江省法纪教育基地(萧山)管理中心】
ICP备案序号: 浙ICP备13000196号-2

网站维护:杭州帷拓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