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> 要闻速递 > 全国

全国

手记·我与这十年〡公章的故事

2022-09-13    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   浏览数:153

  2012年7月,我成了重庆市城口县北屏乡北屏村的一名大学生村官。

  我刚入职不久,村民老张来给儿子办理党员政审材料。“老张啊,明天再来吧,村支书到县城忙自己的家里事去了,公章在支书的包里呢。”村会计老王告诉他,支部的章是支书管着的,村委的章在主任家里,需要盖党支部的公章得找支书,需要盖村委会的章得找村主任。

  刚踏入社会的我在进村入户时发现,老百姓经常聊到的话题就是“盖个章不容易呀”。公章“姓”公,理所当然应该放在办公场所,怎么成了有的村干部“随身携带”的公章呢?这成了困扰我许久的难题。

  党的十八大后,为提升农村基层党组织标准化、规范化建设水平,县里紧盯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问题,《村(社区)干部行为规范“十不准”》上了墙,岗位目标和值班制度让干部职责入了心,村务公开的要求让政策执行落了地。渐渐地,我听到村民们对“盖章难”的抱怨变少了。

  2019年,我被组织安排到厚坪乡担任脱贫攻坚突击队员。我找到村里老党员了解相关情况,又问起了盖章的事情。“现在村里办事方便吗?需要盖章的材料是不是像以前一样要到处找村干部呢?”

  “现在的村委会门难进、脸难看、事难办的事没有了,盖个章跑断腿、磨破嘴的情况没有了,村干部的派头没得了。”基层监督员老刘说,他办理建房许可证的时候,村支书查了资料后就给盖章,比以前快多了。

  2022年2月,我调到县纪委监委宣传部,负责党风廉政宣传教育工作。

  在撰写某小学老师江某烈在教师职称申报中弄虚作假的稿件时,一张“获奖证书”复印件上的公章,又引起了我的思考。证书内容是“荣获2018-2019年度的校级师德标兵”,但公章上的落款时间却是2005年。

  这张未卜先知的奖状,是怎么顺利盖上学校公章的呢?原来,江某烈是时任校领导。他见公章放在办公桌上,给办公室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,就把公章盖到了自己伪造的获奖证书上。

  “我作为党组织负责人,忽视对学校的管理,特别是公章的规范管理,让这枚代表公权力却‘名不符实’的公章,给了有心人趁虚而入的机会。”在学校召开的“以案四说”警示教育会上,校长何某的检讨让现场党员干部都陷入了深思。

  以身边事教育身边人。县纪委监委驻县教委纪检监察组以该案为典型,督促县域学校制定公章管理办法,确保公章专人保管,规范盖章事项、盖章审核程序等,严防类似问题再次出现。

小小一枚公章,从“不好盖”到“很好盖”,从“随便盖”到“规范盖”,让老百姓感受到了获得感,也折射出政治生态环境的变革,体现了我们纪检监察机关对作风建设一直在路上的坚守和执着。

版权所有:杭州市萧山区法纪教育中心【浙江省法纪教育基地(萧山)管理中心】
ICP备案序号: 浙ICP备13000196号-2

网站维护:杭州帷拓科技有限公司 今日访问量:6950 您是本站第 4917108 位访问者